欢迎您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记者一线 > 正文
包惠僧鲜为人知的记者生涯
更新时间:2019-06-21 09:20:04 点击数:52 来源:本站

  包惠僧,原名包道亭,化名包一宇、包悔生、包晦生、包亦生、包一德、鲍一德、鲍怀珠、弁有德,笔名僧、雷、鸣、亦愚、栖梧老人。因包惠僧情绪易激动,待人处事全凭热情,话不投机就可能吵架斗殴,敢于直言,不怕伤人,不计后果,因此,又有一个绰号曰“大炮”。

  包惠僧1894年生于湖北省黄冈县一个农民家庭,1917年毕业于湖北省第一师范学校。先后在两所小学当过近一年的教师,但都因故离职。由于工作没有着落,他曾苦闷彷徨之极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包惠僧碰到了从事新闻工作的伍力,就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伍力。伍力劝说并鼓励他从事新闻工作当记者。包惠僧尽管有顾虑,但在走投无路之际,这不失为一条谋生之道,从此包惠僧进入了新闻出版业。

  包惠僧试着向几家报馆投稿,半个月后,竟然获得几家报馆的特约外勤记者证。这几家报馆分别是《汉口新闻报》、《大汉报》、《公论日报》、《中西日报》。后来,他又兼写外埠各报的通讯稿。就这样,包惠僧在武汉落了脚,靠赚稿费得以衣食无忧。

  在采访中,包惠僧逐渐认识到军阀的、社会的黑暗和不公,从而树立了改造社会的理想。过去只把当记者作为谋生的手段,现在则要将它变成揭露黑暗、改造社会的武器。

  当时,包惠僧以“雷”、“鸣”为笔名发表文章,其意就是要震撼一下死气沉沉的社会,用雷电轰鸣,撞出一个缺口,逐渐扩大,以便展现出一个新世界。出于一颗正直、热情的心,包惠僧敢于披露社会上的一些黑幕,因而惹怒和刺伤了一些人。当时的议会秘书长蔡养朴――包惠僧的代数老师,曾劝他去找一个正当的职业。而他申辩说自己对的,社会的黑暗,好人坏人如实地报道出来,可以说问心无愧,干新闻为生活计,劳动所得,心安理得。可见,包惠僧有着自己的报道原则,不媚俗,不畏难,不做假,这样想也这样做,不管旁人说什么。

  不久,包惠僧即遇到麻烦,无缘无故被取消了稿件。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他只得变换笔名继续投稿。五四运动平静下来后,政府和报馆相互勾结起来,披露社会阴暗面的稿约越来越难以刊发,靠稿费生活的包惠僧日感拮据,在武汉已难以立足,只得暂返黄冈老家。

  1920年2月初,包惠僧返回武汉重操旧业,应邀当上了江汉通讯社的编辑。一个星期后,他发现这个通讯社是一帮人竞选议员的宣传工具。虽然在这个通讯社里待遇很高,但他不愿昧着良心为军阀作嫁衣,于是当即向社长提出辞呈,决计不干。

  辞职后,包惠僧开始利用新闻记者的身份从事活动,一直到1921年底参与组织汉口租界人力车工人同盟,他都是以新闻记者的面貌出现的。与陈独秀的结识也缘于他的记者身份。那是五四运动以后,湖北学生联合会、各界联合会和妇女联合会等团体邀请陈独秀到武汉演讲,包惠僧先后两次以记者身份专访了陈独秀,从而结识了陈独秀,并和他建立了通讯联系。

  1921年5月,包惠僧在广州《群报》任编辑。《群报》由党领导,陈公博任总编辑,包惠僧在回忆录中自称是做撰述。

  中国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,新成立的中国劳动组合部创办《劳动周刊》,包惠僧和张国焘、李震瀛、李启汉等负责编辑,包惠僧还负责收件与发行工作。这个刊物开支很大,但收效不多。

  1922年5月,包惠僧等5人由李大钊介绍到北洋军阀交通部秘密从事党的工作。1923年,包惠僧被选为北京区党委委员兼秘书长,兼北京《宪报》总编辑。“二七”惨案发生后,包惠僧等人被交通部以“鼓动工潮”的嫌疑免职。

  1926年九十月间,包惠僧随北伐军抵汉,被国民军总部主任邓演达委任为武汉新闻检查委员会主席。包惠僧接任后,立即着手拟定新闻检查办法,召开记者招待会解决存在的问题,但工作还没有全面铺开,又被委任为武汉中央军事学校筹备处主任。

  1927年,南昌起义后,包惠僧到南昌,被周恩来任命为《前敌日报》主编,但该报因形势变化未能成立。其后不久,包惠僧在白色恐怖下,因苦闷、失望、灰心,退出了中国党。

  后,包惠僧疏远了,到了上海,为生活计,他又重操旧业,舞文弄墨,卖文为生。期间,他曾主编《》杂志至1931年,并用“亦愚”的笔名撰写文章,也曾在政府内担任过一些不大不小的职务。1948年夏,包惠僧携家小前往澳门。1949年9月,包惠僧回到人民的怀抱。晚年撰写发表了大量的回忆录,于1983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了《包惠僧回忆录》一书。这些回忆录的撰写、发表和出版,亦得益于早年记者生涯的历练。(摘自《新闻爱好者》)

上一篇:【壮大主流声音 提高记者“四力”】脱贫“新利器”!看纳雍乐治镇如何创新利益联结机

下一篇:《新闻记者》杂志公布2017年十大假新闻